【中篇推理】至死方休

 
【中篇推理】至死方休
2015-05-27 15:15:00 /故事大全 /被围观

第十二夜之至死方休

假若真爱与忠诚尚存。

必是残留于碎片的爱中。

让我气绝但别毁灭我。

因为爱始终存在。

我将爱你直到死去。

──引自《香颂鬼屋》

1

程启思并不相信缘份,也不相信命运。但有时候,冥冥之中,似乎总有只手,在悄悄拨弄命运之弦。未必一定是美妙的弦音,造物主也会有疏忽的时候,高了,低了,走调了,破音了……什麽都有可能。生活不是一台晚会,是不允许假唱的,也决没有一场事先的彩排,如果出了差错还可以重来一次。

那天下了很大的雨,铺天盖地。程启思开着车,感觉就是在雨雾里穿越。四周一片密密的闪亮的雨丝,从天到地都织成了蜘蛛网。无数的车辆和行人,都被织在这片银丝的蛛网里,像是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蜘蛛,在暴雨里缓慢而艰难地爬行着。

远处闪着一片彩色的霓虹,程启思松了一口气,大剧院总算是近在咫尺了。钟辰轩塞给了他一张票,让他来陪着看今天晚上的一场什麽芭蕾舞剧,还说有什麽神秘的客人,程启思一定会喜欢。程启思只得缴械投降,虽然他连是哪部舞剧都没弄清楚。他把车朝停车场的入口开去,这时候手机又响了,大概是钟辰轩在催了。程启思一急,车勐地向前一冲,溅起了很大的水花,全都溅到了正好站在旁边的一个女人的身上,顿时那女人的小腿都被全部溅湿了。

程启思心里大叫不好,那女人穿了一袭精致的黑色细吊带长裙,显然跟他一样是去剧院的。这一溅,那身衣服可就全完了。程启思苦笑,也不管还在继续疯响的手机,打开车门下了车。

那个女人打了一把阳伞,伞面早已经被淋得湿透了。伞压得很低,遮住了她的大半个脸。这样的天气,她还戴了一副大大的墨镜,只露出尖尖的小小的下巴。她的肤色是一种极美丽的蜜糖色,一头浓艳的黑色卷发也被雨水打得半湿,卷曲在她的肩头上。那种琥珀色唤起了程启思的某种遥远的记忆,但那女人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怒气让他没有时间去思索了。他知道理亏,只得陪着笑说:“对不住,对不住,我赶时间……”

对方还没等他说完,就打断了他。“你赶时间,就能这麽开车麽?”

程启思笑得脸都僵了,继续陪笑说:“我真不是有意的,弄脏了你的衣服。我赔你就是……”

那女人毫不留情地再次打断了他的话头。“谁稀罕你赔了?”她瞟了一眼程启思的车,程启思那辆车,就算再外行也看得出来是部价值惊人的跑车,“有钱就了不起了?”

这话一出口,程启思实在忍不住,笑了出来。那个女人也笑出了声,大概觉得自己这话太像电视剧里面的台词了。她的笑声像一串串清脆的银铃在互相撞击。但紧接着她又立刻不笑了,说:“你弄脏了我的衣服,我怎麽进去看?”

程启思呃了一声,说:“反正……反正又不止今天晚上一场。明天晚上再来看怎麽样?反正又不是买不到票。我送你回去,再不,送你去商场,我赔给你?”

那女人又笑了一下,这次这个笑容在唇角多保持了几秒钟。“我是今天刚飞到H市的,酒店都还没订呢。”

程启思奇怪地问:“就为了看这场舞剧?”

“启思?”突然地,钟辰轩的声音在不远处响了起来。他站在剧院的台阶上,有些惊讶地注视着那个女人。“安琪拉?你已经到了?你……怎麽跟启思在一起?”

那女人听到钟辰轩叫她,本来欣喜地答应了一声,听完他后半句话,顿时不说话了。她盯着程启思,死死地盯着他的脸看,看了半天,才慢慢地说道:“表哥,你变了好多。我已经完全认不出来你了。”

她缓缓地摘下了墨镜。那是一张极端正极俏丽的鹅蛋脸,下巴很尖,一双眼睛微微地带着点琥珀色。

程启思也注视着她,眼神非常复杂。“你没有认出我,我也一样没有认出你。我们已经多久没有见过面了?二十五年,不,二十六年了?安瑶。”

安瑶轻轻吸了一口气,咬住了下唇。她的嘴唇是一种极美的茜色,丰润,微微的厚了些,却很性感。“安瑶。我都快忘记自己叫这个名字了。我真的快忘记了……好吧,既然回国了,那我就还是叫安瑶吧。”

钟辰轩一直望着他们两人,直到这时,才开口道:“原来你们是认识的。”

安瑶点了点头。程启思问:“你认识安瑶?你今天说的神秘的客人,就是安瑶?”

“我跟安琪拉是在国外认识的,后来也一直保持着联系。”钟辰轩回答,“她说想回国看看,我就邀请她到H市来。她答应了,我想……我想你也不在乎你家里多住一个人。何况安琪拉更可能会住酒店。”

他审视着程启思的脸,说:“你们两个人怎麽了?你们久别重逢,难道不应该高兴吗?你们怎麽都是一副这种表情?”

“……辰轩,我的鞋子被溅湿了,我不想看了,我想去换件衣服。”安瑶轻声地说,雨雾里,她看起来很美,美得有一点点不真实的感觉。钟辰轩觉得她跟程启思之间,有种奇怪的疏离的感觉,怎麽看也不像是久别重逢的表兄妹。他看着程启思没有反应,只得答腔道:“好,到启思家麽?我帮你拿行李。”

安瑶摇了摇头。“不,我要去玫瑰园。”

这次轮到钟辰轩吃惊了。“玫瑰园?那是什麽地方?”

安瑶笑了。“就在H市啊,那是表哥的房子。”

程启思没有说话,他直接打开了车门。钟辰轩把安瑶的箱子放在了后备箱里,当他上车的时候,他发现安瑶并没有坐在程启思身边,而是选择了后面的座位。于是,钟辰轩只得坐在程启思的身旁。

从后视镜里,他看得到安瑶的脸。她的脸,美丽,风情万种,但眼神却是迷茫的,仿佛在看着自己记忆里的什麽东西。

所属专题:

更多精彩,请点击:中篇推理

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,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!

 
搜索
 
 
广告
 
 
广告
 
故事大全
 
版权所有- © 2012-2015 ·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